2019/05
23
展
總策劃第1720期
李鍰/李蔚廣東
這對姐妹花做了啥 竟惹鄰居抹淚
廣東湛江,有一對姐妹花,姐姐叫李鍰,湛江市第十二中學教師,妹妹叫李蔚,湛江市公共集團職員。她倆幾十年如一日照顧患病的母親和小叔一家,在當地傳為佳話。2019年4月,李鍰、李蔚入選“中國好人榜”。

        談起李鍰、李蔚姐妹倆,左鄰右舍無不豎起大拇指嘖嘖稱贊,不少知情鄰居更是忍不住抹淚:“這對姐妹真的很善良,她們太不容易了!”

        姐妹倆的故事要從這里開始講起——

        姐妹倆從小生活在廣東湛江霞山區一個普通的職工家庭。然而,就在李鍰9歲、李蔚6歲那年,家里平靜的生活被徹底打破。

        姐妹倆的母親早年患上了強迫癥,總是控制不住地反復洗手、擦手。妹妹李蔚出生后不久,母親又患上了嚴重的產后抑郁癥,無奈之下,只能在40來歲那年從餅干廠辦理內部退休回家休養,終日足不出房門,吃喝拉撒均在房間里。

        在姐妹倆印象中,母親從來沒抱過她們,甚至沒拉過她們的手——因為怕臟。因此,她們幾乎沒感受過人世間最溫馨、最寶貴的母愛,反而小小年紀就經常要協助父親照顧母親。

        萬幸的是,她們勤勞善良的父親用濃濃的父愛撐起了這個不幸的家,一直毫無怨言地照顧著患病的妻子,含辛茹苦地拉扯著兩個女兒長大,還經常言傳身教,引導她們孝老愛親,教育她們與人為善、助人為樂。在父親的庇護下,姐妹倆健康成長,養成了樂觀善良、獨立堅強的性格。

        誰知天有不測風云。由于操勞過度,1993年,年僅58歲的父親便患癌離世。當時,李鍰才20歲出頭,姐妹倆均未成家。

        料理完父親的后事,生活還得繼續,姐妹倆擦干眼淚,咬緊牙關,接過照顧母親的重擔。

        照顧一個體弱多病且有心理疾患的病人,難度是常人難以想象的。母親要反復地洗手、擦手,姐妹倆就端水、倒水、換水……盡可能滿足她所需;對于母親的執拗和經常性的使性子,姐妹倆像哄小孩一樣耐心地勸說……

        姐妹倆成家后,不管工作生活多苦多累,都必定按時回家照看母親,陪她聊家常,為她端飯遞水、洗臉擦身、端屎倒尿。

        姐妹倆的小叔20多歲時便從湖光老家來到霞山打零工,從此便跟她們一家人生活,感情深厚。直到妹妹李蔚成家,小叔才回到農村獨自生活。

        小叔50多歲才結婚生子,但兒子剛滿兩歲時,妻子便離家出走,留下孤苦無依的父子倆艱難度日。

        看到小叔拉扯堂弟的凄涼處境,姐妹倆又義不容辭地承擔起照顧小叔父子的重任。盡管收入微薄,但姐妹倆仍經常帶錢帶物回鄉下探望小叔父子倆,給堂弟買書和學習用具。在姐姐們的鼓勵和支持下,堂弟初中畢業后考入了湛江一中。

       

      李鍰(右)李蔚姐妹倆細心照顧小叔。資料篾片

        然而,屋漏偏逢連夜雨。小叔年輕時在建筑工地工作時因被大石砸傷右大腿,導致大腿股骨頭壞死,致三級傷殘,2013年又不幸中風。為了不耽誤堂弟的學業,姐妹倆常常霞山和湖光兩頭跑,公交車坐多了,連司乘人員都知道她們是去探望小叔的。

        經治療,小叔生活尚能自理,但仍需定期到市區醫院住院治療,姐妹倆便輪流到醫院照顧他。有時深夜剛睡下,一個電話打來,她們又不得不往醫院跑。小叔患病后因缺少運動,加上飲食不當,經常嚴重便秘,姐妹倆便用開塞露幫助他排便,有時甚至戴上手套幫他將大便摳出。

        隨著小叔年事漸高,姐妹倆決定將小叔從農村接到她們身邊來照顧,既讓小叔老有所依,也讓堂弟免除后顧之憂,安心完成大學學業。

        為方便照顧中風后行動不便的小叔,姐妹倆又花了近萬元,將宿舍樓下自家的老舊單車房重新改造成小房子,作為小叔的“新家”。

        這間不到5平方米的小房子由堅固的鐵皮搭建而成,周圍都有宿舍樓遮擋,巧妙地避開了夏天的烈日。其中兩面墻上都開了大窗戶,通風透氣,窗戶上還安裝了護欄,方便小叔平時扶著護欄做康復運動。屋頂使用了隔音材料,即使下大雨,也不會嘈雜。

        “平時鄰居路過,都會熱情地跟小叔打招呼,房子外面也常常有老人家聚會聊天,小叔不會感到孤獨。”李鍰說。

        為了讓小叔日常起居更加方便舒適,姐妹倆還花了很多心思在室內的布置上:購置了醫用病床,在床邊觸手可及的地方安裝了燈和風扇的開關;輪椅放置在靠床尾處,平時用厚重的磚塊固定,在地板鋪上松軟的地毯,讓小叔起床后只需挪半步就能坐到輪椅上;床和輪椅旁邊各有一張小桌子,上面擺放著各種藥物、食物和生活必需品,無論是躺著還是坐著,都能隨時取用;桌子上還有一臺小收音機,這是姐妹倆專門買來給小叔解悶用的。

        平日里,姐妹倆把小叔當作自己的父親一樣看待:每天“接力賽”一樣給小叔喂食營養可口的飯菜,為他端屎倒尿,幫他洗澡抹身;一有空就指導、幫助他做康復運動;用輪椅推小叔出去看風景,想方設法讓他開心;平時一有急需,小叔一個電話姐妹倆就馬上趕到他身邊;因行動不便,上下車極其困難,需要入院治療時姐妹倆就用輪椅推著小叔走半個小時的路程到醫院……

      姐姐李鍰(左)與妹妹李蔚悉心照料行動不便的叔叔。記者 殷翊展 攝

        這邊廂,姐妹倆剛照顧好小叔;那邊廂,她們又要趕到老家照顧母親。

        由于長期足不出戶,年邁的母親因骨質疏松不慎跌倒而摔斷了大腿骨,雖經努力醫治,但因年事已高,只能長期臥床。

        “我們工作日每天都要上班,沒法隨時在母親身邊幫助她翻身,加上她的心理疾患,不愿意接觸現代科技產品,不會使用手機打電話,平常讓她一個人在家我們實在不放心。”

        萬般無奈之下,姐妹倆考慮再三,將母親送入醫院的老人院請人照顧。

        由于醫護人員和護工細心照料,母親的氣色日益見好。姐妹倆約定,除了特殊情況,每天都要輪流去看望母親,給她補充營養,陪她聊天,幫她擦身子、做按摩等。

        就這樣,家庭、單位、母親處、小叔處,“四點一線”來回跑動成為姐妹倆每天的人生軌跡。

        面對生活的一次次考驗,姐妹倆常常疲于奔命,卻都無怨無悔。樂觀的天性讓她們勇于直面生活的種種磨難,還分別在工作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績。

        同事眼中的李鍰,每天總是行色匆匆,但她爽朗的笑聲讓人察覺不出絲毫苦澀,幽默風趣的講課風格還使她成為學生們非常喜愛的老師,由于努力的工作,姐姐多次被評為霞山區的教育先進工作者和德育先進工作者,而妹妹也被評為單位的優秀黨員和先進工作者。由于單位工作和操持家庭的過度勞累,妹妹李蔚近兩年患上了嚴重的頸椎、腰椎病,有時病痛的折磨讓她直不起腰來,但她依然堅守崗位。如果不是前段時間姐妹倆獲評“廣東好人”,同事們都不知道她們這些年的特殊經歷。

        “二十多年來,雖然苦在其中,卻也樂在其中。只要媽媽和小叔過得好、過得開心,我們就開心。”姐妹倆說。

      (中國文明網綜合湛江日報報道 作者 陳彥 責任編輯 陶恒)

        快評

        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,李鍰、李蔚姐妹倆用孝心和愛心,讓母親在有生之年得到最好的照顧,幫小叔一家人度過最難的時光,她們的敬老美德定會影響下一代,讓溫情充滿人間。

      更多好人
      更多>>
      展
      【第1694期】 王友珍:她用孝心喚醒“植物人”婆婆
      滁州中國好人——徐家柱(剪)[00_02_16][20190426-093238].jpg
      【第1693期】 徐家柱:他用愛喚醒12年沉睡的妻子
      黃鳳梅 視.jpg
      劉朝英 視.jpg
      【第1681期】 劉朝英:“長”在板凳上的女人
      4444.jpg
      彩票兼职是怎么回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