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/10
09
展
總策劃第1859期
萬曉白吉林
科爾沁大草原上的治沙姑娘
萬曉白,女,1980年1月出生,吉林省白城市通榆縣環保志愿者協會秘書長。從2000年開始,萬曉白作為環保志愿者幫助父親治理風沙,后來甚至放棄了城市的工作和生活,全身心投入到治理科爾沁沙化草原的工作中。如今,昔日光禿禿的“火沙坨子”重現了綠色生機,每年創造生態價值約650萬元。2019年9月,萬曉白入選“中國好人榜”。

視頻來源:吉林衛視

  19年前,在風沙肆虐的科爾沁沙地上,一位年近半百的工程師重回“第二故鄉”,毅然開啟了孤膽英雄式的治沙之旅。他百戰黃沙,百折不回,青絲變白發。

  18年后,一名“80后”放棄城市舒適的工作和生活,從父親手里接過了治沙接力棒。她無問西東,不計得失,青春綻芳華。

  他叫萬平,她叫萬曉白,父女倆把綠色的夢想種進黃沙,種進兩代人的生活,種進一群人的心間。

  拼版照片:上圖為萬曉白在科爾沁沙地生態示范區內準備栽種樹苗(5月16日攝);下圖為萬平眺望科爾沁沙地生態示范區(5月2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林宏攝

  一個人的抗爭:賠錢治沙的孤膽英雄

  盛夏時節,在吉林省通榆縣的科爾沁沙地上,風沙漸息,一團團風滾草在沙地里扎根重生。一名戴著紅色志愿者帽子的老人格外醒目,他又黑又瘦,卻聲如洪鐘。他就是萬平,說起話來一口一個“OK”。

  說起治沙,萬平就像打開了泄洪閘。30年前,他曾在這里下鄉當知青。那時候科爾沁還是一片草原,風吹草低見牛羊。鄉親們對這位小知青格外呵護,把家里好吃的給他吃。在這里萬平也找到了愛情,成了當地女婿。

  30年后,作為松原市長山熱電廠環保工程師的萬平故地重游,卻發現這里已是黃沙漫天、鹽堿遍地,鄉親們在日漸貧瘠的沙地上勞作。

  萬平在職時曾想幫助村里引進造紙項目,帶動鄉親們致富。“但土地沙化了,賺再多的錢也買不來幸福。”萬平說。思忖再三,最后他決定承包荒棄的沙地,通過植樹造林既改善環境,也有經濟效益。

  1999年,萬平選定了一個荒漠化異常嚴重的村莊——新合屯,承包了1500畝沙地,從這里開始了自己的治沙事業。

  第二年6月,萬平辭去了穩定的工作,帶著積攢的30萬元,破釜沉舟,走進了那片離家400公里的沙地。那一年,他47歲。

  令他沒想到的是,這場抗爭會這么艱難,要這么持久。

當年,萬平剛去荒原時建的房子。資料圖片

  萬平承諾,栽樹成活之后,把七成的收益分給村民。2001年春天,他帶著村民走進沙坨,每天挖坑栽樹。那年栽下5000棵楊樹和20000棵沙棘。由于干旱高溫,全軍覆沒。萬平一場大病,幾次暈倒在沙地里。

  當時新合屯的村民們看到萬平將大把的“票子”扔到沙坨子上,都笑他有“神經病”,一個外來人,憑啥栽樹能成功?

  失敗是成功之母。在經歷一次次慘痛失敗后,萬平逐漸摸清了自然規律,改單純種樹為先挖方格鋪草埋草。他圍起4000米的圍欄,“禁牧還草”,恢復植被。

  幾年時間,30萬元積蓄花費一空,萬平抵押父親在長春的房子,借遍了周圍的親朋,最多時欠債70多萬元。

萬平在科爾沁沙地生態示范區內收攏廢棄的荒草(2013年8月1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林宏攝

  經過19年奮戰,如今,萬平承包的1500畝沙地變成了科爾沁沙地生態示范區,植被覆蓋率達95%,后栽的30000棵楊樹已亭亭如蓋;植物種類達百種以上,動物也有數十種之多,鵪鶉、野雞、野兔隨處可見。

  治沙英雄、感動人物、綠色先鋒……如今,萬平身上已經有著數不清的榮譽,但他最看重的還是村民對他的評價。老村民呂軍說:“新合屯有兩個功臣,一個是建屯者,一個就是老萬。沒有他,這個屯子就被沙子埋了。”

  兩代人的傳承:為環保注入時尚理念

  萬平(右)給吉林通榆縣環保志愿者協會執行會長董洪波(中)和女兒萬曉白布置科爾沁沙地生態示范區下半年的工作安排(2018年5月15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林宏攝

  環保治沙注定是“悲情英雄”“妻離子散”嗎?不,萬平的女兒萬曉白接過環保事業時,決定扭轉這種“畫風”,“環保也可以做得風輕云淡、清新時尚”。2018年初,萬平宣布退休,萬曉白正式接過父親的接力棒。

  萬曉白很早就參與到了父親的治沙事業。2000年,萬曉白還在吉林大學管理學院就讀時,父親拋家舍業地扎進了沙坨子。“起初看父親做得太苦,就想幫幫他。”萬曉白說。

2002年,萬曉白利用假期時間來到科爾沁沙地,幫助父親種樹澆水。圖片來源:中國青年網

  2002年,萬曉白大學畢業后,放棄找工作的機會,跟父親做了半年的環保志愿者,寫項目策劃書,四處“化緣”籌錢。到年底,她被父親勸走:“該考慮個人問題,要成家立業了。”

  離開沙地,成家立業,在寧波當上教師的萬曉白,一直惦念著父親和他那未竟的夢想。

  “上陣父女兵”。3年后,萬曉白得知父親已債臺高筑,舉步維艱,毅然辭去寧波市的工作,帶著剛滿周歲的女兒回到父親身邊。

  沒有保險,沒有假期,每月只有父親給她的800元“工資”,做著一份“看不到希望”的工作,一些親戚說“萬平拖累了姑娘”。但萬曉白不這么認為:“做環保是一份大有作為的事業,它的收益在長遠的未來。”

  2006年,萬曉白和父親注冊了吉林省第一個民間環保公益組織——通榆縣環保志愿者協會,并為協會撰寫項目策劃書,募集資金。

  父女兩代人,雖然都懷揣著治沙理想,但對于治沙的理念和方式也多有不同,常常爭得面紅耳赤。

  與父親的想法不同,在萬曉白看來,做環保不意味著要像“苦行僧”一樣,也可以做得很時尚。她一改父親“悲壯”的“畫風”,邀請企業家和都市白領進入示范區,體驗環保工作,讓更多人了解他們的事業,努力讓環保做得輕松愜意。

  萬曉白認為,治沙不是簡單的個人行為和家族事業,而是公益事業,需要更多人參與。她跑到北京、上海,尋找企業和基金會募集資金。

  眾籌概念興起后,2015年,萬曉白又面向小額捐贈者發起了眾籌。不到一年,捐款額達到47萬元,捐款人數7.7萬人次。如今,她已能籌到每年30萬元以上的固定捐款。

  一群人的追隨:讓綠色發展植入心田

  在科爾沁沙地生態示范區內,吉林通榆縣環保志愿者李彥倫(右)向萬曉白(左二)等介紹果蔬驅蟲等常識(5月16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林宏攝

  萬平父女的環保夢想像風滾草一樣,落到哪里就在哪里扎根,越來越多的志愿者加入這一行列。

  過去,環保志愿者主要來自高校學生,曾有全國200多所大學的4000多名大學生來這里做志愿服務。如今,讓萬平父女更感欣慰的是,越來越多的村民嘗到了綠色發展的甜頭,開始自覺加入治沙事業。

  2017年,村民李亞楠主動提出,想把自家50公頃的沙陀地也圍起來還草,建立新示范區。這在萬平看來是破天荒的事,他幫李亞楠免費圍起了示范區。在她的影響下,已有更多村民準備將沙地還草。

  如何讓治沙事業產生效益,一直是萬平父女思考的問題。

  正是在萬平父女的不懈努力下,科爾沁沙地生態示范區已能夠阻擋住每年2.8米的流動沙丘,不僅保住了萬畝良田,村民收入也比以前翻了一番。綠色發展效益明顯,“沙地里真的生出了金疙瘩”。

  曾經嘲笑過萬平的村民,成了他的“鐵桿兒”。村民郝龍說:“即使萬平離開沙坨子,我們也會把退耕還草繼續下去。”

科爾沁沙地生態示范區衛星圖。資料圖片

  從科爾沁沙地生態示范區的坡地上極目四望,遠處黃色的沙地正在被涂抹出一塊塊綠色。與父親相比,萬曉白感覺自己是幸運的。“如今,生態文明的理念越來越深入人心,綠色發展的路徑也非常清晰,做生態環保不再需要‘孤膽英雄’,而是一呼百應的事。”她說。

(中國文明網綜合新華社報道 記者褚曉亮 李雙溪 責任編輯 陶恒)

  快評

    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,綠色發展的新路上,綠色的夢想不是一個人的夢想,而是全民族的夢想,應該代代傳遞。

      更多好人
      更多>>
      視
      【第1852期】 馬旭:她畢生節儉只為一次奢侈
      視.jpg
      【第1850期】 史光柱:戰斗英雄再出發
      視.jpg
      【第1841期】 李裕成:退伍老兵獻血19載
      123.jpg
      視.jpg
      彩票兼职是怎么回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