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劇種如何換新顏
發表時間:2014-06-24   來源:光明日報

  文化部統計數據顯示,1983年我國有373個戲曲種類,而到了2012年減少到了286個。十年間,傳統戲曲劇種就消亡了近100個。業內專家估計,未來戲曲劇種的消亡可能會加速。老劇種的消亡,一方面緣于現代文化形式的沖擊,另一方面也跟老劇種無法適應現代人的審美需求有關。因此,傳統戲曲劇種要想生存下去,除了依靠國家的保護外,自身也要革新求變。

  老劇種也可以很時尚

  戲一啟幕,一群現代人就在富有節奏的RAP背景聲中,玩著手機,或自拍,或刷屏,或聽音樂。“怎么感覺像都市音樂劇。”臺下響起一片小聲的議論。

  這是秦腔現代戲《天國的百合花》日前首演時的情景。

  “說實話,我不太喜歡聽傳統的秦腔,老掉牙的故事,土得掉渣兒的唱腔,不那么吸引人。有時候聽了半天,也聽不懂到底在唱什么。”這是《天國的百合花》的編劇、80后屈曌潔接受記者采訪時說的第一句話。

  在屈曌潔看來,社會環境變了,人們的生活也變了,現代觀眾尤其是年輕觀眾有自己獨特的審美需求,這種審美需求要求文藝作品從內容到形式,都要與當下的社會現實和生活節奏相適應。很多傳統戲曲,產生于數百甚至上千年前,可到了21世紀,其形式與內容卻依然如故,“觀眾不愛看也就不足為奇了”。

  青年戲劇編劇余青峰說,藝術是要給觀眾以美感的。傳統戲曲要想重獲生命力,首先得“讓觀眾來看”,然后“讓觀眾覺得好看”。為此,從內容到形式,傳統戲曲都要進行必要的創新。

  以《天國的百合花》為例,為了增強聽覺上的美感,該劇借鑒了歌劇的唱法,尤其是最后一場戲中,使用了歌劇的宣敘調,“聽起來真的很好聽”。為了增加觀眾的嗅覺體驗,現場的霧森被加了百合花香,使得演出現場散發出一片芬芳。觀眾視覺、聽覺、嗅覺都享受了一番,像是在看一部“3D秦腔”。

  作為“上一代”戲曲人,國家一級編劇謝艷春,第一次看到《天國的百合花》劇本時,耳目一新,“原來秦腔還可以這么寫”。謝艷春越看越有味道,感覺年輕編劇的思維就是不一樣。

  戲曲現代化關鍵在人才

  盡管如此,傳統戲曲要真正完成現代化轉變,絕非易事。別的不說,有的傳統戲曲人在觀念上就一時“轉不過彎”。

  傳統秦腔在板式上,伴唱必須用5字句,描寫情節必須用7字句,人物回憶往事必須用10字句。因此,當屈曌潔把劇本《天國的百合花》,拿給作曲家譜曲時,一些作曲家質疑“這還是秦腔嗎”,表示難以勝任該劇作曲。原來該劇放棄了傳統的秦腔板式,并加入大量歌劇等新元素,對音樂的要求極高。所以,《天國的百合花》前后換了幾個作曲家。屈曌潔笑言:“幾個作曲老師都被我的本子折騰壞了。”

  “創新從某種意義上講是對過去的否定和顛覆。作為傳統戲曲人,的確我有時也有‘轉不過彎’的時候,但年輕戲曲人對于傳統戲曲現代化的探索,應該得到鼓勵。”在謝艷春看來,要完成傳統戲曲的現代化,當務之急是加強對年輕一代戲曲人的培養,不僅要培養新編劇、新作曲,也要培養新演員、新的批評家,多鼓勵他們進行創新性創作。新一代戲曲人成長起來之時,或許就是傳統戲曲完成現代化之日。(記者 韓業庭)

上一篇:
下一篇:
責任編輯:王文宇
更多
深度
聲音
彩票兼职是怎么回事